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蟬鳴叫不醒的夏天
發布時間:2021-08-30        張琦      

小的時候,每至夏夜,鄰居都會心照不宣地來屋前閑話家常,這似乎成為他們晚飯后必備的一項活動。

雖然,比起在外邊喂蚊子,我更喜歡窩在屋里看熱播的《圍棋少年》。

但是,不論我怎么推辭,仍抵不過爺爺的耐心相勸。出門時,我心里暗嘆:唉,姜還是老的辣。看見我出來,那些爺爺奶奶叔叔阿姨便拿我打趣:“喲,你終于舍得出來了,還是你爺爺叫你管用,你奶奶就不行。”我沉默無言,不用轉頭看,就知道奶奶又給我白眼了,這也算一種心有靈犀吧。

奶奶開玩笑說:“那可不是,爺爺是親的,我又不是。”一群人轟然大笑。我默默地和爺爺坐在角落,避免成為他們聊天的對象。

夏夜有些悶熱,連屋外的石凳都有些暖意,卻讓人舒服。我和爺爺坐在石凳上,我的諾基亞里放著各種老歌。爺爺一只手托著我的手,放在膝蓋上,另一只手隨著老歌的節奏輕輕拍打我的手背,嘴里還喃喃地唱著“洪湖水呀,浪呀么浪打浪啊。”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并不突兀。

天上的星明明滅滅,遠處的山像一筆被抹在深藍畫紙上的濃墨,輪廓模糊,隱約可見,附近的養牛場還亮著昏黃的燈光,主人家的大狼狗的叫聲從遠處傳來。以前和奶奶總能見到那條大狼狗,不喜生人,沖著我們直叫,我很害怕。可是,夜色中,我卻覺得這叫聲多了幾分親切。

偶爾有大卡車從門前柏油馬路經過,轟轟隆隆,帶起灰塵,好像在高調地宣告他們是來自遠方的“客人”。但是人們已經習慣了,并不惱火,手在面前揮了揮,繼續剛才的話題。

藏在草叢里的蟬鳴不停歇,卡車的聲音遠去,老歌又換了一首,大家和和氣氣的交談聲,構成了獨屬于我的夏日記憶。那隱藏在角落里的點點滴滴都洋溢著溫暖與感動。

可記憶終是記憶,再也回不去了。隨著年齡漸長,老家換了模樣,我又去了外地讀書和工作。那些記憶中的哥哥姐姐、叔叔阿姨、爺爺奶奶,終成了我生命里的過客。

我開始懷念那些夏天,懷念那些夏天里的蟬鳴、卡車聲、那些可愛的人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少看幾集《圍棋少年》,多和那些人坐在一起,盡管我融入不了他們的對話。

我希望,那是個蟬鳴永遠叫不醒的夏天。

上一條:礦嫂家書里的溫情 下一條:又見桂花開

黄瓜app网站_黄瓜丝瓜成年人官方app_黄瓜官网_黄瓜影视